论著
肝癌中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的分离、培养、鉴定及其对肝癌细胞生物学功能的影响
肿瘤研究与临床, 2017,29(8) : 505-50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7.08.001
摘要
目的

建立肝癌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CAF)分离、培养体系,并予以鉴定,同时进一步探讨CAF对肝癌细胞生物学功能的影响。

方法

肝细胞癌(HCC)术后患者的肿瘤组织通过胶原酶消化、离心、重悬等技术手段,分离、纯化CAF。分别通过形态学观察及免疫荧光技术对CAF进行鉴定。在此基础上将分离鉴定的CAF与肝癌细胞株Huh7、HepG2进行共培养,建立CAF与肝癌细胞株体外共培养系统,同时利用CCK-8实验观察CAF对Huh7、HepG2细胞增殖的影响;利用Transwell实验分析CAF对Huh7、HepG2细胞侵袭能力的影响。

结果

分离、培养成功的CAF形态学表现为长梭状或纺锤状,细胞体积与细胞核较其他细胞明显偏大。免疫荧光结果显示CAF特殊标志物α平滑肌肌动蛋白(α-SMA)和纤维连接蛋白均呈强阳性,并主要表现为胞膜染色。而肝癌细胞表面的特殊标志物甲胎蛋白(AFP)及血管内皮细胞表面特殊标志物CD31均阴性。Huh7、HepG2的增殖和侵袭能力明显增强。其中CAF与Huh7和HepG2细胞共培养24 h后,空白组与实验组中的细胞增殖率分别为(63±4)%、(78±5)%和(69±5)%、(81±3)%,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CAF增强Huh7和HepG2穿膜能力,空白组与实验组中的穿膜细胞数目分别为(59.4±3.1)、(162.9±3.9)个和(104.8±2.6)、(166.4±4.2)个,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

结论

HCC患者肿瘤组织中分离、培养的细胞为CAF。CAF形态结构及蛋白表达等具有特异性,并促进肝癌细胞的增殖和侵袭。

引用本文: 孙浩然, 张钰, 杜鲁巴, 等.  肝癌中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的分离、培养、鉴定及其对肝癌细胞生物学功能的影响 [J]. 肿瘤研究与临床,2017,29( 8 ): 505-50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7.08.001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肝细胞癌(HCC)是一种恶性程度极高、预后极差的恶性肿瘤。依据最新的肿瘤流行病学统计资料,HCC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分别居恶性肿瘤的第5位及第2位[1,2],并呈逐年上升趋势[3,4],虽然在中国相对有所下降,但乙型肝炎病毒(HBV)的高感染率,导致中国HCC发病率及死亡率依然远高于其他国家[1]。在全球范围内,HCC每年新增病例超过70万,其中一半以上发生在我国[5]。肿瘤的发生、发展不仅取决于肿瘤细胞本身,也取决于基质、血管、浸润炎性细胞等肿瘤微环境的改变。肿瘤微环境中有大量炎性免疫细胞浸润,包括肥大细胞、T细胞、髓源性抑制细胞、自然杀伤细胞、肿瘤相关中性粒细胞和肿瘤相关巨噬细胞、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cancer-associated fibroblast,CAF)等多种细胞亚型,它们是肿瘤微环境的重要组成成分。CAF指存在于肿瘤间质中活化的成纤维细胞,是肿瘤微环境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在肿瘤的生长和转移复发中发挥重要作用。CAF在肿瘤的侵袭转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如乳腺癌、肺癌、前列腺癌[6,7],CAF与肿瘤的侵袭转移能力、获得性耐药具有密切联系,并且高水平表达CAF的肿瘤患者往往预后差[8]。CAF直接或间接地促进HCC的发生、发展,但目前机制尚不清楚。因此在本研究中,我们从HCC患者肿瘤组织中分离、培养CAF并进行鉴定,同时在体外功能实验中检测CAF与肝癌细胞间的功能变化,旨在为HCC发生、发展中的机制研究奠定基础。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平滑肌肌球蛋白
肝肿瘤
细胞增殖
成纤维细胞
肿瘤侵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