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血浆微RNA对早期非小细胞肺癌诊断价值的临床研究
肿瘤研究与临床, 2017,29(07) : 442-452.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7.07.003
摘要
目的

探讨血浆中微RNA(miRNA)在早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的诊断价值。

方法

采用实时定量聚合酶链反应(qPCR)法检测59例早期(Ⅰ~ⅢA期)NSCLC(肺癌组)和59例良性病变(对照组)患者血浆中10种miRNA水平,分别应用电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ECLIA)、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CLIA)、免疫放射分析法(IRMA)检测患者血清细胞角蛋白抗原21-1(CYFRA21-1)、癌胚抗原(CEA)、鳞状细胞癌抗原(SCC)等肿瘤标志物水平。用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法评价两组的标志物表达差异,计算曲线下面积,评价miRNA在肺癌诊断中的价值。

结果

肺癌组与对照组CYFRA21-1蛋白、miR-486以及miR-210的水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CYFRA21-1:8.896±3.681比5.892±2.028,P=0.020;miR-486:2.778±0.778比1.746±0.892,P<0.001;miR-210:4.836±1.374比2.829±1.503,P<0.001)。CYFRA21-1、miR-486以及miR-210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624(灵敏度:0.576,特异度:0.797)、0.848(灵敏度:0.831,特异度:0.780)以及0.751(灵敏度:0.746,特异度:0.746)。miR-486、miR-210和CYFRA21-1三者联合诊断效能最高,曲线下面积为0.924(灵敏度:0.847,特异度:0.811),miR-486、miR-210联合诊断效能高,曲线下面积为0.892(灵敏度:0.831,特异度:0.780)。

结论

miR-486和miR-210是NSCLC潜在的诊断标志物,血浆miRNA联合肿瘤标志物能够提高早期NSCLC的诊断效能。

引用本文: 王鑫, 张毅, 胡牧, 等.  血浆微RNA对早期非小细胞肺癌诊断价值的临床研究 [J]. 肿瘤研究与临床,2017,29( 07 ): 442-452.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7.07.003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20世纪60年代以来,在世界范围内肺癌是发病率和死亡率增长最快的恶性肿瘤,在我国已成为恶性肿瘤的第一杀手[1]。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NSCLC)占肺癌总数的80 %~85 %。初诊时70 %~80 %已为局部晚期或晚期,失去手术机会。尽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新的治疗手段的涌现,NSCLC的生存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我们面临的仍然是其5年生存率不足10 %这一严峻事实[2,3,4]。因此,NSCLC的早期诊断和治疗已成为改善NSCLC患者生存的关键。现阶段NSCLC的临床诊断主要依据临床症状、体征、肿瘤标志物、影像学检查以及实验室检查等,而且主要是针对中晚期NSCLC,对于早期病变的诊断作用不大。病理活组织检查仍是NSCLC早期诊断的"金标准" ,但因取材和创伤性等原因限制了其在临床的应用[5,6,7]。微RNA(miRNA)是一段长约22个核苷酸的较短的内源性非编码RNA[8],参与了广泛的生物学过程,与肿瘤的发生、进展、侵袭等密切相关[9],对肿瘤的诊断及预后、疗效预测等有重要的作用[10]。但部分研究显示只有在晚期NSCLC患者外周血血浆中miRNA的表达水平才会升高[11,12,13,14],对于早期NSCLC的诊断有一定的局限性,另外早期肺癌患者与健康人群或肺良性病变患者的最佳临界值(cut-off值)仍未明确。本研究旨在寻找NSCLC患者血浆中特异表达的miRNA,评价其作为早期NSCLC生物标志物的诊断价值。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微RNA
非小细胞肺癌
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