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bcl-2及c-Met基因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基因不同突变肺癌细胞株中的表达
肿瘤研究与临床, 2017,29(05) : 294-29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7.05.002
摘要
目的

通过检测bcl-2及c-Met基因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不同突变类型的肺癌细胞株中的表达,初步探讨bcl-2及c-Met基因与非小细胞肺癌(NSCLC)耐药的相关性。

方法

采用直接测序法验证A549、HCC827和H1975细胞中EGFR基因突变情况;免疫细胞化学法检测bcl-2及c-Met的蛋白表达水平;反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检测bcl-2 mRNA水平;突变扩增阻滞系统(ARMS)法检测人恶性胸腔积液中EGFR基因突变情况。

结果

直接测序法证实A549细胞为EGFR野生型,HCC827细胞为EGFR外显子19del突变,H1975细胞为EGFR 21外显子L858R与20外显子T790M双突变。免疫细胞化学染色结果显示c-Met及bcl-2蛋白均定位在细胞质,其阳性表达强度从高到低依次为HCC827、A549和H1975细胞。RT-PCR结果显示bcl-2 mRNA在HCC827和A549细胞中高表达(10.93±1.90、7.13±1.33),与H1975细胞(0.83±0.15)相比,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3,P=0.000);然而bcl-2 mRNA表达水平与恶性胸腔积液脱落细胞中EGFR基因突变类型无关。

结论

HCC827细胞(EGFR 19del)中bcl-2与c-Met基因和蛋白表达水平明显高于H1975细胞(EGFR L858R/T790M),EGFR不同的突变类型可能与不同的信号通路相关。

引用本文: 刘显红, 李慧, 朱晶, 等.  bcl-2及c-Met基因在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基因不同突变肺癌细胞株中的表达 [J]. 肿瘤研究与临床,2017,29( 05 ): 294-29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7.05.002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tyrosine kinases inhibitor,EGFR-TKI)已成为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重要靶向药物,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突变状态是EGFR-TKI疗效的重要先决条件,不同EGFR突变类型的患者从EGFR-TKI中获益不同[1,2]。药物敏感性突变最常见于外显子19del和外显子21 L858R点突变,外显子20的T790M突变与EGFR-TKI获得性耐药相关[3]。然而两项前瞻性临床试验Lux-lung3和Lux-lung6证实了在接受阿法替尼(afatinib)治疗的EGFR突变的NSCLC患者中,19del患者总生存(OS)明显优于L858R患者,但这种现象的具体机制尚不明确,推测与TKI对不同外显子突变肿瘤的EGFR、Akt和Erk信号通路抑制程度存在差异有关[4,5,6]。相关研究表明bcl-2、Met与EGFR突变密切相关,c-Met过表达易对EGFR-TKI产生原发性耐药,进而影响EGFR-TKI疗效。bcl-2具有抑制凋亡的作用,如果对EGFR T790M突变抑制剂耐受的NSCLC联用bcl-2抑制剂nacvitoctax,可以还原其对EGFR抑制剂的敏感性[7,8]。因此研究bcl-2及c-Met基因与EGFR基因不同突变类型的差异可能为进一步研究EGFR基因突变及疗效提供参考。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