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Mel-18和Bmi-1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
肿瘤研究与临床, 2016,28(11) : 729-734.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11.003
摘要
目的

探讨Mel-18和Bmi-1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

方法

采用实时定量聚合酶链反应(QRT-PCR)及Western blot方法检测29例食管鳞状细胞癌组织及配对癌旁组织中Mel-18和Bmi-1 mRNA的表达。另选取芯片库中60例食管鳞状细胞癌及癌旁组织。免疫组织化学方法检测以上所有89例食管鳞状细胞癌组织及配对癌旁组织中Mel-18和Bmi-1蛋白的表达,分析二者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的表达情况与各临床病理因素之间的关系。

结果

QRT-PCR结果显示食管鳞状细胞癌中Mel-18 mRNA阴性表达率为55.17%(16/29),Bmi-1 mRNA阳性表达率为62.07%(18/29)。Western blot结果显示,与癌旁组织比较,食管鳞状细胞癌中Mel-18蛋白低表达(0.724±0.095比0.899±0.089,t=2.319,P=0.028),Bmi-1蛋白高表达(0.980±0.068比0.729±0.066,t=2.863,P=0.008),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免疫组织化学结果显示食管鳞状细胞癌组织中Mel-18的阴性表达率高于癌旁组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66.3%(59/89)比31.5%(28/89),χ2=21.606,P<0.05];食管鳞状细胞癌中Bmi-1的阳性表达率高于癌旁组织,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74.2%(66/89)比30.3%(27/89),χ2=34.249,P<0.05]。89例食管鳞状细胞癌患者中,Mel-18表达与肿瘤的临床分期(χ2=8.003,P=0.004)、浸润深度(χ2=17.094,P=0.001)、淋巴结转移(χ2=5.156,P=0.026)相关,Bmi-1表达与分化程度(χ2=14.625,P=0.001)、临床分期(χ2=7.863,P=0.005)、淋巴结转移(χ2=5.771,P=0.005)相关。另外,通过QRT-PCR及免疫组织化学检测发现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Mel-18和Bmi-1的表达负相关(r=-0.592,P=0.001;r=-0.285,P=0.007)。

结论

在食管鳞状细胞癌的发生发展中,Mel-18可能起抑癌作用,而Bmi-1可能起致癌作用,二者可望成为食管鳞状细胞癌明确诊断及判断预后的新指标。

引用本文: 季怀君, 任昆仑, 孙宁波, 等.  Mel-18和Bmi-1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 [J]. 肿瘤研究与临床,2016,28( 11 ): 729-734.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11.003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食管癌占食管肿瘤的90%以上,是全球第8位常见恶性肿瘤,病死率居第6位[1]。食管癌发现晚、进展快、预后低,其5年生存率不超过20%[2]。然而,如早期诊断并积极治疗,其5年生存率可达90%[3]。因此,研究探索敏感性高、特异性强的肿瘤标记物对于早期发现食管癌、提高生存率至关重要。多梳基因家族(polycomb group,PcG)在胚胎的形成以及调控细胞造血功能、细胞周期和X染色体活性等方面发挥关键作用[4,5]。Mel-18和Bmi-1作为PcG的主要成员,在癌症的发生发展中起着不同的作用[6]。另外,在一些肿瘤的发生中,Mel-18和Bmi-1呈负性调节关系[7,8,9]。我们前期研究发现,Mel-18 mRNA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低表达[10],然而其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的具体表达情况以及与Bmi-1的相互表达关系还不清楚。本研究在mRNA和蛋白水平检测食管鳞状细胞癌组织中Mel-18与Bmi-1的表达,对它们的表达水平和临床病理特征之间的关系进行统计学分析,探讨二者在食管鳞状细胞癌中的意义,为临床诊断及治疗提供新的方向。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癌,鳞状细胞
食管肿瘤
Mel-18
Bmi-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