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ERCC1、MSH2和PARP1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表达及对接受铂类药物治疗患者的预后价值
肿瘤研究与临床, 2016,28(8) : 538-542.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08.008
摘要
目的

分析核苷酸剪切修复交叉互补基因1(ERCC1)、MutS同种组织蛋白2(MSH2)和多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1(PARP1)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中的表达及对接受铂类药物治疗患者的预后价值。

方法

采用免疫组织化学方法检测111例NSCLC患者石蜡包埋肿瘤组织中ERCC1、MSH2和PARP1的表达情况。通过OG-Rank生成分析,评价3种指标的临床预后价值及相应的临床病理学因素,采用Cox回归分析评价3种指标作为接受铂类药物治疗的NSCLC患者疾病预后因素的可行性。

结果

111例NSCLC患者中,ERCC1、MSH2和PARP1阳性率分别为33.3 %(37/111)、36.9 %(41/111)和55.9 %(62/111)。其中72例接受铂类药物化疗患者有完整的生存随访资料,ERCC1和PARP1表达与患者生存时间密切相关(P<0.001,P=0.033),而MSH2表达则无相关性(P=0.298)。ERCC1和PARP1阴性患者的生存期长于ERCC1(P=0.042)或PARP1(P=0.027)阳性患者;ERCC1和PARP1阳性患者的生存期短于ERCC1(P=0.048)或PARP1(P=0.010)阳性患者。

结论

接受铂类药物辅助化疗的ERCC1和(或)PARP1阴性NSCLC患者可能取得较为理想的临床疗效,ERCC1和PARP1检测可以作为评估NSCLC患者临床预后的重要方法。

引用本文: 游善喜, 黄新恩, 万振州. ERCC1、MSH2和PARP1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表达及对接受铂类药物治疗患者的预后价值 [J]. 肿瘤研究与临床,2016,28( 8 ): 538-542.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08.008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肺癌是临床上较为常见的恶性肿瘤,近年来临床发病率和病死率逐年升高[1,2]。非小细胞肺癌(NSCLC)发病率占肺癌的80 %~85 %[3]。有研究报道60 %经手术治疗的早期NSCLC患者会出现局部或远处复发[4]。对于这些复发患者往往采用铂类药物辅助化疗,可使患者死亡率下降11 %,5年生存率提高5.4 %[5]。但患者对铂类药物的反应差异较大,且细胞内药物积累的减少、铂类药物-DNA复合物抵抗增加和DNA修复能力增强均能降低铂类药物的临床效果,其中以DNA修复途径对药物效果影响最大[6,7]。目前研究发现多种与药效或化疗抵抗肿瘤预后相关的DNA修复通路,包括碱基切除修复(BER)、错配修复(MMR)、跨损伤合成、核苷酸切除修复(NER)和同源重组等[8,9]。核苷酸剪切修复交叉互补基因1(ERCC1)是参与NER途径的重要成员,其与NSCLC患者顺铂类药物化疗损伤修复密切相关[10,11,12]。MutS同种组织蛋白2(MSH2)参与铂类药物损害后DNA修复的MMR途径。当与ERCC1联合检测时,MSH2低表达或不表达的患者临床预后良好[13,14]。多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PARP)参与BER途径,研究表明其与NSCLC患者的铂类药物抵抗和预后密切相关[15]。目前,对于化疗后作为基本预后生物标志物的蛋白及在不同DNA修复途径之间起协同作用的蛋白报道较少。本研究采用免疫组织化学法定量检测NSCLC患者病灶组织中ERCC1、MSH2和PARP1的表达情况,对影响三者表达的相关因素进行分析,并初步评价这些蛋白对手术治疗后接受铂类药物辅助化疗NSCLC患者的预后价值。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MutS同种组织蛋白2
癌,非小细胞肺
预后
核苷酸剪切修复交叉互补基因1
多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