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中Livin、Apaf-1和ARID1A的表达及临床意义
肿瘤研究与临床, 2016,28(5) : 294-29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05.002
摘要
目的

研究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中Livin、Apaf-1和ARID1A蛋白的表达情况,探讨其与患者临床病理特征及预后的关系。

方法

应用免疫组织化学SP法检测Livin、Apaf-1和ARID1A蛋白在166例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组织和50例正常子宫颈组织中的表达情况。

结果

Livin和ARID1A在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组织中的阳性率分别为46.9 %(78/166)、64.6 %(107/166),明显高于正常子宫颈组织的12.0 %(6/50)、30.0 %(15/50)(P<0.05);而Apaf-1在子宫颈鳞状细胞癌组织中的阳性率为33.7 %(56/166),明显低于正常子宫颈组织的52.0 %(26/50)(P<0.05)。Livin蛋白表达与临床国际妇产科协会(FIGO)分期、局部淋巴结转移和脉管浸润呈正相关(P<0.05),Apaf-1与Livin表达和局部淋巴结转移呈负相关(P<0.05)。Livin阴性组患者总生存(OS)时间长于Livin阳性组,Apaf-1阳性组患者OS时间长于Apaf-1阴性组(P<0.05)。Livin蛋白表达和淋巴结转移是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的独立预后因素(P<0.05)。

结论

Livin、Apaf-1和ARID1A蛋白在子宫颈鳞状细胞癌和正常子宫颈组织的表达存在差异;Livin阳性提示预后差,其可以作为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独立预后判断指标。

引用本文: 徐义荣, 陈振文, 郗彦凤, 等.  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中Livin、Apaf-1和ARID1A的表达及临床意义 [J]. 肿瘤研究与临床,2016,28( 5 ): 294-29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05.002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子宫颈鳞状细胞癌占子宫颈癌的80%~85%,其发病呈年轻化和上升趋势,尽管对该病的研究取得一定成果,但其病因和发病机制仍未完全阐明[1]。因此,进一步探讨其病因及发病机制、寻找早期诊断和预后标志物有重要意义。Livin是凋亡抑制蛋白(inhibitor of apoptosis protein,IAP)家族新成员,其与caspase结合可抑制细胞凋亡[2]。而Apaf-1以凋亡复合体的形式参与线粒体凋亡途径,它可以激活caspase-9,启动凋亡级联反应,裂解核蛋白、细胞骨架和内质网等,促进细胞凋亡[3]。ARID1A是染色质重塑复合体SWI/SNF的特异性亚单位,是继p53之后的一种新确认的抑癌基因[4],参与细胞损伤修复、生长调控等。有关Livin、ARID1A和Apaf-1在子宫颈鳞状细胞癌的发生、发展以及诊治预后中的作用鲜见报道。本研究应用组织芯片技术,采用免疫组织化学法检测Livin、Apaf-1和ARID1A蛋白在早期子宫颈鳞状细胞癌和正常子宫颈组织的表达,分析其与患者的临床病理特征及预后的关系。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癌,鳞状细胞
Livin
ARID1A
Apaf-1
预后
子宫颈肿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