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著
食管鳞状细胞癌中miR-183-5p、TβRⅠ及TβRⅡ的表达
肿瘤研究与临床, 2016,28(2) : 94-9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02.006
摘要
目的

研究miR-183-5p、TβRⅠ及TβRⅡ在食管鳞状细胞癌(ESCC)中的表达、临床意义及相互关系。

方法

检测miR-183-5p、TβRⅠ及TβRⅡ mRNA及蛋白在ESCC细胞株TE-1、ECA-109、正常食管上皮细胞和72例ESCC患者肿瘤组织及对应癌旁组织中的表达,分析其临床意义及miR-183-5p和TβRⅠ、TβRⅡ的相互关系。通过细胞转染实验调节细胞株ECA-109中miR-183-5p的表达,探讨miR-183-5p对TβRⅠ、TβRⅡ表达及细胞功能的影响。

结果

与正常食管上皮细胞相比,ESCC细胞株TE-1和ECA-109中miR-183-5p的表达增高(均P<0.05),TβRⅠ、TβRⅡ的表达降低(均P<0.05)。与癌旁组织相比,ESCC患者癌组织中miR-183-5p表达升高,而TβRⅠ、TβRⅡ表达降低(均P<0.05)。miR-183-5p的表达与患者性别、肿瘤分化、分期、远处转移、淋巴结转移及肿瘤位置相关(均P<0.05);TβRⅠ的表达与患者性别、淋巴结转移、肿瘤大小相关(均P<0.05);TβRⅡ的表达与淋巴结转移、肿瘤大小相关(均P<0.05)。相关性分析显示,miR-183-5p在癌组织中的表达与TβRⅠ的表达呈负相关(r=-0.521,P<0.05)。在细胞转染实验中,miR-183-5p过表达时,TβRⅠ表达下调,肿瘤细胞生长加速,迁移能力增强(均P<0.05);miR-183-5p低表达时,TβRⅠ表达上调,肿瘤细胞生长减慢,迁移能力减弱(均P<0.05);TβRⅡ在转染实验中无明显变化。

结论

miR-183-5p与TβRⅠ的异常表达密切相关,可能在ESCC淋巴结转移中发挥重要作用。

引用本文: 朱龙萍, 尤建良, 胡萍萍, 等.  食管鳞状细胞癌中miR-183-5p、TβRⅠ及TβRⅡ的表达 [J]. 肿瘤研究与临床,2016,28( 2 ): 94-99. DOI: 10.3760/cma.j.issn.1006-9801.2016.02.006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miR-183-5p为miR-183基因簇中的一员,在多种恶性肿瘤的远处转移及淋巴结转移过程中起着重要调节作用[1,2,3]。已有报道miR-183在食管鳞状细胞癌(esophageal squamous cell carcinoma,ESCC)中高表达与患者的淋巴结转移情况及不良预后相关[4]。然而,miR-183具有两个成熟体,分别为miR-183-5p及miR-183-3p,以前的研究设计偏向检测其前体,目前尚鲜见miR-183-5p其他临床意义的报道。上皮-间质转化(epithelial mesenchymal transition,EMT)与肿瘤的转移密切相关[5]。众多研究证实TGFβ失调通路可促进EMT的发展,从而促进肿瘤远处转移及淋巴结转移。TβRⅠ和TβRⅡ是TGFβ调节通路中的细胞表面特异性受体,参与激活胞内效应分子Smads家族向核内传递信号,是TGFβ通路中的重要受体[6]。近年来,有关miRNA通过TGFβ的失调通路抑制或促进EMT,从而引起肿瘤转移的研究有了许多新进展,而目前关于ESCC中miR-183-5p、TβRⅠ、TβRⅡ在肿瘤转移中的研究鲜有报道。本研究拟通过实时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反应(PCR)和Western blot检测miR-183-5p、TβR Ⅰ、TβRⅡ在ESCC细胞株TE-1、ECA-109、正常食管上皮细胞和72例临床标本癌组织及癌旁组织中的mRNA及蛋白表达,分析其临床意义,研究miR-183-5p和TβRⅠ、TβRⅡ的相关性;利用细胞转染技术调控ESCC细胞株ECA-109高表达或低表达miR-183-5p,进一步探究miR-183-5p和TβRⅠ、TβRⅡ的关系及具体机制,为ESCC淋巴结转移的研究提供新思路。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TβRⅠ
食管鳞状细胞癌
淋巴结转移
TβRⅡ
miR-183-5p